1. 首页
  2. 资讯

户外广告整治

郑州重拳整治户外广告,取缔出租车后窗广告、灯箱式路名牌,你怎么看?整治时间为:从2018年10月31日起开始,按照工作内容和责任分工所规定的完成时限进行,2018年12月1日至2019年6月30

郑州重拳整治户外广告,取缔出租车后窗广告、灯箱式路名牌,你怎么看?

整治时间为:从2018年10月31日起开始,按照工作内容和责任分工所规定的完成时限进行,2018年12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为巩固提升阶段,2019年6月30日以后建立长效机制,消除市区道路两侧户外广告乱象。

从整治时间看,可以看出政府部门整治户外广告乱象的决心。当然对这件事我也是双手赞成,郑州现在正在朝着国家中心城市的目标迈进,如果街道上、出租车上到处是花花绿绿的广告,很影响城市品质。

还在铺天盖地的户外广告,仗着有几个钱,就可以搞视觉污染,强迫人家都来看它,这也是一种霸权。

记得有一次,我在等公交车,旁边的电子大屏一直在播着广告,在我等车的时间里,我被迫看着一位明星向我推销了快十次的某牌方便面,说的意思是好吃的极点,我的反应是“讨厌到极点”,暗暗发誓,我再也不买你家的方便面了。

希望这次整治能持续下去,还郑州街道一份清净。(hlj)

户外广告的未来怎样?

谢邀,户外广告也是一种宣传形势,还是能起到一定作用的。

高价片酬怎么整治?

对于市场来说,无所谓天价地价,片酬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各方博弈的结果,最后的价格即均衡价格,是各方都满意的水平,否则协议就达不成。

中国十几亿人,粉丝总有几亿,GDP世界第二,电影市场规模已经或者即将世界第一,此种情形,再不出几个亿元级别的明星,中国电影岂不是很失败,很不可思议?

只要明星交了税,再高也无可厚非,你可以羡慕嫉妒恨,可以鄙视粉丝们眼皮子浅,但要尊重别人的选择,以及获得劳动报酬的权利。

媒体这几天大义凛然地讨伐明星的“天价片酬”,可惜,搞错了对象。作为自愿交易结果的所谓天价片酬,没有侵害任何人的利益,而且有其必然性。

先要排除一种情况,有钱人看上明星或者新人,为博其人开心,一掷万金。前几年有部电影的女主角,传闻就属此类。这是个人爱好,谁也管不着。

抛开上述特殊情况,假定投资人正常,就是追求票房、投资回报。这时候,按理说,最讨厌天价片酬的,不是别人,就属投资人,毕竟钱是他们出,肯定希望少少益善,最好义务劳动。但投资人不会这么天真,市场会令其理性,该出的钱咬着牙也得出,市场是竞争的,你不出别人就抢走了你的菜。

对于市场来说,无所谓天价地价,片酬是追求利益(预期收益或者数学期望)最大化的各方博弈的结果,最后的价格即均衡价格,是各方都满意的水平,否则协议就达不成。如果上亿的片酬是天价,跑龙套的几百块劳务费也是天价。这里完全是自愿,没有强迫。

很简单,明星是票房保证。当然可以用新人,巩俐演《红高粱》、章子怡演《我的父亲母亲》、姚晨演《潜伏》时,都是初出茅庐的新人,但这些只是个例,而且它们还有出色的IP(这个词很火)、大牌导演坐镇。一般情况则是,没有大牌明星,票房就没有保证,太过冒险。

电影固然是一大群人合作,但是各人的作用,天壤之别。《投名状》,李连杰的片酬一个多亿。但是没有李连杰,这个电影,估计导演都不敢接。即便刘德华、金城武、徐静蕾都在,也是枉然。有了李连杰,投资人心里就踏实,电影就可以开拍了。再比如,当赵薇不演小燕子,而由黄奕担纲的《还珠格格》续集,收视就很失败,虽然黄奕也算不错的明星。其中的道理是一样的。

电影不是给专家,而是屌丝或者粉丝看的。演员不能聚拢粉丝,演技纵然再高,票房也好不到哪去,有大批拥趸,片子再烂(从艺术角度)也能收获较过得去的票房。不见有几个戏都不会演的小鲜肉,走到哪里,都是女粉丝尖叫伴随么,他们的票房肯定差不到哪去。不见得所有电影都是艺术作品,也不能要求所有的电影都是艺术品,电影首先是娱乐,让大家高兴,凑热闹,比如谈恋爱什么的。艺术上的成功,是概率的产物。

大牌明星是稀缺的。东西稀缺,供给太少,需求太大,市场价格不可能不高,这是亘古不变的铁律,你痛心疾首,想颠覆它,是徒劳的。大牌明星有资格任性,跟中石油在国际油价大跌之际任性不降价,异曲同工,皆垄断之过也。

中国十几亿人,粉丝总有几亿,GDP(总收入)世界第二,电影市场规模已经或者即将世界第一,片酬过亿的明星,就数得上的几个,究竟是多还是少?此种情形,再不出几个亿元级别的明星,中国电影岂不是很失败,很不可思议?

比如正在风口浪尖的王宝强,号称少林寺学过武,我觉得是忽悠(武功本身就是忽悠),大导演冯小刚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,从乌乌泱泱的群众演员中,瞄上了他。《天下无贼》,遂使竖子成名。但是宝强依旧是朴素的农民,没有文化,也看不出有演技,都是本色出演,但如今的片酬也有千八百万吧。如果不是冯小刚,他还在跑龙套,其实就是个农民工,哪能成为亿万富翁,娶到漂亮老婆,用的着雇经纪人的呢。

更多明星,是电影(戏剧)学院出身,每年报考表演系的俊男靓女,多到吓人,不时还有潜规则的传闻。不就说明成为明星的难度之大,一将功成万骨枯,必须付出任何代价吗。代价大,报偿就要大。

成为明星不容易,要有天赋,父母从小就要花钱培养,而成了明星,又要保持住明星范儿,这似乎更难。明星要养活一帮人,比如经纪人,明星的任何疏忽,都可能使前功尽弃,他们必须小心翼翼,从说话、穿衣,哪怕一个动作,都是如此,你看陈冠希、张柏芝多惨啊。新闻里常说,某某明星的婚礼如何排场、钻戒多大、衣服价值几何、走红地毯又有怎样的猫腻等等,这都是明星的维护费。有的明星为了不掉粉,还要整容、打各种驻颜针,恐怖不恐怖。可哪有长生不老的秘诀,花哪有百日红的呢,明星不过是各领风骚没几年啊,一代新人换旧人。不趁着走红的时候多拿点,过气以后怎么维持体面的生活呢。

所以,一方面是明星的边际生产力大,一方面是成本高,所谓天价片酬就是必然的。

当然,有了天价片酬,不见得就有高水准的作品。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的区分本身,就是不科学的。艺术水准也是见仁见智,奥斯卡奖的电影,我们不一定服气;华表奖的东西,外国人怕也欣赏不来。艺术水准的确和片酬没有直接的对应关系,义务出演,未必拍不出好片子。但长期看,失去了高片酬的激励,演员群体的素质会下降,不利于电影艺术进步。

有人说,天价片酬是无德,应该德艺双馨。这是一种美好的愿望,但也有想占别人便宜的嫌疑。德艺本身也是没有必然的,德又是不好界定、说清的。实际上,一些最杰出的作家艺术家,私德似乎是令人不齿的,但他们的艺术成就,为人类增添了光彩。比如瞎子阿炳,就是嫖妓太多,才瞎了的。外国的例子就更多,比如大名鼎鼎的迈克尔·杰克逊,丑闻可谓多矣,文学诺奖得主奈保尔,就是浪荡子。古往今来,人至察则无徒,耶稣说得好,你们当中谁是无罪的呢?这几天也盛传有代表委员建议立法规范艺人职业道德,这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了,人大是立法机构,不是立德机构。道德是私事。

可以观察到当前一个有趣现象,社会对某些有更大瑕疵的体育明星过于宽容,某游泳运动员吃兴奋剂,还是有大批粉丝维护他,因为可以争光。但文艺至少跟体育同等重要,娱乐大众,让人快乐,也是为人民服务,得了国际大奖,也是为国争光。因为一点点个人瑕疵,就要封杀之,是不利于整个艺术事业的。

须明白一件事,明星的所谓天价片酬,不是他们偷来的、骗来的,不是贪污来的,更不是纳税人的钱(但有些影视剧用的却是财政性质的资金),而是市场或者是粉丝们自愿的给予。只要明星交了税(按照20%的劳务报酬税率,可是一大笔税啊,可以服务好多人,这就是奉献社会啊),再高也无可厚非,你可以羡慕嫉妒恨,可以鄙视粉丝们眼皮子浅,但要尊重别人的选择,以及获得劳动报酬的权利。

媒体不要盯着几个大牌明星不放,还是多关心下,官员花公款是否小心,有没有浪费吧,这才是你们正儿八经的责任呢。

如何整治恶霸邻居?

谢悟空

如何整治恶霸邻居?人生一世如果真的碰到这样的恶霸邻居,着时让人恼心,让人悔恨烦心。

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不管怎样,恶有恶报,善有善报,不是不报,时机不到,做人应厚德,应诚实为善。做恶多端终必报,不要一时称霸,欺弱霸道,终究会遭到报应。

如果碰到了这种情况,应少来往,甚至不来往,离之远之。忍一时,心平浪静,退一步,海阔天空。俗话说得好,人不给狗治气,只要自已心正,少搭理他,各过各的生活,如果与自已过不去,应拿起法律武器!相信法律会给自己主持正义,正义必压邪恶。

乌云遮不住太阳,邪恶终究被打倒。老老实实做人最能打动人心。


这个颜色用在户外广告,可以不?盼好建议?

看你的户外广告是在哪个地方投放了,符不符合周边的整体环境。

比如说你投放在城市繁华时尚区域,你这个颜色就显得太俗了,与周围的环境不协调,也不符合来这消费的客户群的心理。

假如你投放在鱼龙混杂的城中村,这个颜色倒是不显得突兀,不功不过,和大部分的店面广告一样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